千夜の夢

主頁 > 。平日的亂吼亂叫 > 【日常】被隱藏的記憶

2009.04.08 Wed 【日常】被隱藏的記憶

偷偷的補,非人視角。(無誤?)
以下嚴肅劇情有.....嗯看不懂應該很正常(揍)






  冬辰家不過清明節而是三日節,也不掃墓,恰巧上週農曆三月初三是週末,她回了趟老家吃春捲。

  而今年的清明冷冷的,陰天。

  「第二年,以後還請多多指教。」雷端著麵線,對里雁這麼說著

  「咦,麵線?」我端著盤紅蛋跟在雷身後,看到里雁臉上的不解。

  「因為一直不知道你的生日……就把到家裡這天當作生日吧!」拿起紅蛋,突然想貼在里雁臉上,彷彿這樣可以替他蒼白的臉增添一點色彩。「生日快樂。」

  「……謝謝。」里雁抓下真的貼在他頰上的蛋,溫溫的,因為剛剛才冷卻。

  「嘿,這樣就見外了。」雷用小碗盛了碗麵線,遞到他面前。

  「來,冷了就不好吃了。」



  下午,陽光還是沒有露臉。

  「你要出去?」鞋尖在地板上敲了敲,里雁攏了攏衣領。

  「嗯,去個地方。」

  「我跟你去。」拿起掛在門旁的外套,扔在里雁胸前。「你這阿婆身體要出去還只穿這樣。」

  里雁沒有反對,在我跟著踏出家門後轉身將門鎖上。

  「去哪?」走在往社區後山的路,我問。

  「一個地方,有點遠。」接著他就不說話了,我也只能默默地跟著。




  途中遇到隔壁篁家的萌萌姊跟對面棟IKA家的郁魅姊,騎著帥氣的重型機車出來試車,說是要為週五的課程暖身。我央求兩位大姐載我們一程,不必到達目的地只要能縮短距離,大姐們豪爽的答應了。揪著不是很願意的里雁,從他的臉上看得出來這段路程一定不短,比起他的意願我更在意的是他的體力。

  約莫騎了十五分鐘左右,里雁告訴大姐們可以了,我們在一個不是很有人煙的地方下車,兩位大姐接受我們的道謝後催動轟轟作響的引擎馳騁而去。真可惜不管是我或里雁都無法駕馭那樣的重機,不然真的還滿想弄一台來。

  「這邊走。」魅姊的車速真的頗驚人,下了車後里雁蹲在地上緩過高速下的不適,指了指前方的道路。

  一路上路旁只有寥寥幾棟平均兩層的建築物,然後就是蔥鬱的樹林。

  「這種地方,你原本想要用走的過來?」重機飆了十幾分鐘,用走的少說也得要一個小時以上。

  「……原本是打算要坐公車的。」不過我論他忘了要坐哪號公車的機率高達八成。

  「以前都是坐在車裡,沒有太多的心情記路。」里雁抬起手擦掉流進眼裡的汗。

  空氣中悶悶的,有種快要下雨的感覺。

  行經一戶人家庭院外圍,正在打掃院子的婆婆看到里雁,瞪大了眼一臉驚訝。

  里雁朝婆婆點了點頭,後者笑了。

  看起來是以前就認識的熟人,但里雁沒有停下腳步,繼續領著我往小徑深處走去。



rika001.jpg


  「那邊,到了。」路的盡頭一片開闊,眼前出現的是已被藤蔓佔據的破舊建築。

  「那是?」

  「………實驗所。」像是觸動了某個環節,里雁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我待了三年的地方。」

  我不知道可以接什麼話,但已經感受出這是他一直不肯讓人碰觸的記憶。

  「鞦韆?」這不像實驗室會有的東西。

  「嗯,有小孩。」他沒有明說是怎樣的孩子,如果同是實驗體那就太悲傷了。



  「這裡荒廢很久了?」四周爬滿藤蔓,連屋內都已被佔據。

  「二……三年了吧,從我去F館後就聽說這裡廢了。」里雁彷彿看到了過去的光景,朝著建築內部走去。

  烏雲稍稍散去,一絲絲的陽光透過後種得雲層洩了下來,也穿過殘破的屋頂進到室內。

  一間間大小一致的隔間,清一色一扇門一扇窗,但屋內已空蕩一片,僅有少數殘破的桌椅和看得出原本的形狀應該是床的鐵條。

  「這裡是大家的房間……」再往裡走,「那裡是浴池,以前這裡有個交誼廳,但其實很少人在用。」

  「那邊……」一扇看起曾經頗為堅固的推門,里雁皺了皺眉,拉著我轉身要走。

  「我想去。」輕輕甩開他的手,我小心腳步慢慢靠近。

  推開彷彿下一秒就會在手中粉碎的門,眼前是寬廣的空間,桌椅傾倒的傾倒,有的四隻腳不見了三隻,但吸引我目光的卻是整排的櫥櫃,裡頭放滿了瓶瓶罐罐,地上甚至遺留了不少針筒。再往裡走,又被隔出了數個空間,有的有鐵椅、有的是平台,我不願意去想像最後一間的鐵籠裡曾經裝過什麼。

rika003.jpg



  「他們在這裡研究什麼?」我自認聲音聽起來很平穩。

  「……很多。」只給了我兩個字,我知道里雁不願再多談。

  接著他強硬地拉起我的手往屋外走,就像再多待一秒就會被過去所吞噬。

  「……里雁?」

  走到開曠的室外,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衝著里雁喊。

  「雷加。」




  我坐在鞦韆上晃著,即使過了這麼多年這強韌的粗繩仍然堅固,身後里雁和那名叫雷加的男子的對話被隔絕在呼呼的風聲之外,曾經在家門外看過雷加,那時對方看見我就急著走人。

  「鳳,」兩人朝我走來,我停下鞦韆。「這是雷加,以前在……這裡很照顧我的人。」

  「所以你也是研究員?」看來現在還是,白袍上依舊繡著名字。「很厲害唷。」

  「嘿……」大概感受到我的尖銳,雷加瞥了眼里雁。「我可沒對他怎樣。」

  「墳……帶我去吧。」盯著雷加手上的潔白花束,里雁開口。

  雷加偏了偏頭示意我們跟他走,經過傾倒的房屋翻過一座小山丘後,是一片翠綠草地。

  他走到一旁的大樹下,將花束輕輕放在石碑前。

  「你每年都來?」石碑的四周不像長年沒整理的樣子。

  「嗯啊。」雷加打開背包拿出罐清水,澆了上去。「我現在在其他的實驗所……不研究人的。」

  自故自地加上一句註解,比較像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里雁在石碑前半跪下來,就著雷加方才澆上去的水擦拭積了層灰的表面。碑面刻著很多很多英文字,英文後面總跟著串數字。

  「他們不在這裡,我想你也知道。」

  「嗯。」



  彷彿某種宗教儀式的氣氛沒有維持很久,里雁起身拍拍膝蓋上的土,往回走。

  「你,」我叫住雷加。「怎麼來的?」

  「咦?開車啊。」

  「那載我們回去吧。」對不起,我實在沒有辦法對他有好感。

  「沒問題,我打賭里雁那傢伙一定不記得怎麼回去。」

  突然間,我對他的厭惡感又增加了。

  往前追上里雁,我霸佔他的左邊。





  「明年再來吧,我陪你。」

  




相關篇幅:
http://clampkio.blog124.fc2.com/blog-entry-160.html
http://clampkio.blog124.fc2.com/blog-entry-111.html
http://clampkio.blog124.fc2.com/blog-entry-6.html

實驗所藍圖來自照片中的地方,橋頭糖廠招待所及辦公室(大概)。

Comments

name
comment
: URL

2009.04.08 Wed 00:17

>>非人視角
因為是炸蝦視角(?)

是說我好像大概看懂了耶(爆)

阿要 : URL

Edit  2009.04.08 Wed 08:19

里雁!!!!!!!你又背著人家找舊情人阿阿啊!!!!!!!!!!!
明明就有我的說!!!!!!!!(咬手帕
補出來耶補出來耶!!!寶貝你好神(噴噴
是說~我覺得因為立場不同
實驗體和實驗者之間就算沒有相互接觸應該還是會恐懼或是厭惡吧?
看來...雷加和里雁之間..嗯哼!
我會好好觀察的A3A(坐下咬爆米花

冬辰 : URL

Edit  2009.04.28 Tue 11:25

>菲
對啊因為不是人XDDD

>囧董
還不是因為囧董很久沒點台了嘛(扭)
人家好寂寞捏~~~
每年的清明都要來這麼一下的啦XDD
出自於身體本能的排斥吧~
不過里雁好像還好沒有真的很恐懼XD
齁他跟雷加喔......靜待下回分曉ww(揍)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