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の夢

主頁 > 。平日的亂吼亂叫

2011.01.28 Fri 【日常】那個球仍在飛

所以來推齊。(幹)
【Read More】

2010.11.22 Mon お名前は?

好我繼續的讓時間點接續上篇.......(欸)



  接下來的幾天裡睡美人都維持前兩天的模式,早上醒、中午左右關機,大家怕他持續這樣的狀態會餓壞,都在他醒來之後就開始拼命塞些好入口易消化的食物給他,睡美人在他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也真的通通照單全收......這樣吃飽就睡睡醒就吃的日子也未免太舒爽啦!

  「他這樣吃吃睡睡的居然都不會胖......」抓著睡美人還醒著的空檔,雷加替他作些檢查什麼的,二月裡把人家被扒到只剩下一條小短褲,雖然屋子裡比較暖活,也別這樣欺負他啊!

  雖然看他光光的很養眼。(ㄎㄅ)

  「他不只沒胖,還有點瘦了......」雷加在睡美人身上東摸摸西摸摸,邊在一旁的板子上抄抄寫寫。「很沒天理吧?」

  是很沒天理你也不用用那種俏皮的表情吧老大不小了啦你。

  「最近的觀察下來......」他作勢推了推眼鏡,「我想是他的身體在適應吧!」

  我覺得你這句有講跟沒講一樣,麻煩解釋清楚。

  「簡單來說......可能因為他在罐子裡關了太久,現在被解放出來,身體的各項機因為停擺太久能沒辦法跟進醒來後需要的活動量,所以只能拼命睡覺,用身體沉睡的時間來適應調整。」被雷加放過後睡美人也不在意身上只有一條小短褲,就開始四處尋找阿(ㄕˊ)雷(ㄨˋ)。

  「欸雷加你先拿件衣服給他......雖然高雄不太冷但也沒有到可以穿這樣到處跑的熱度......」

  除了依舊不太說話,表達能力頗差之外最近睡美人醒著的時間越來越長,活動量也有變多的趨勢,或許真的就像雷加講的那樣吧?

  「所以你說他不胖反瘦也是因為身體大量在消耗嗎?」那種......因為要恢復到可以正常運作所以要大量的能量的感覺?

  「可以這麼說。」

  這些十分之一雖然是人的外型,但實際上還是差很多的啊......看著睡美人歡天喜地吃著東西,現在也多少有點表情了,看到食物會開心,吃不夠會傷心,整個就跟小孩子一樣。

  「他清醒的時間應該會越來越長,你們就當幫重病病患復健吧,多讓他補充高熱量高營養的東西,也多讓他活動活動,應該可以幫他快點適應。」邊收拾東西,雷加說要先回實驗室,晚上再過來(吃晚餐)

  不知道記憶什麼的會不會像身體那樣恢復啊......現在的睡美人就跟嬰兒白紙一樣,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看他那樣子八成也不知道自己是誰,總不能一直睡美人睡美人這樣喊他(噗),是不是該幫他取個名字之類......

  「名字?」我攔住拿饅頭過來的阿雷,問他的意見。「嗯......有個名字可以叫當然是好,但還得要先讓他知道什麼名字的意義吧?」

  「應該......跟當初教小梓一樣......吧」這問題我決定丟給育兒非常有經驗的兒子來處理。(喂)

  「不過你也不能保證他不會想起自己的事吧?」被睡美人拉了拉衣角,阿雷再遞給他一個饅頭。

  「等他想起來就會告訴我們他的名字啦!」

  阿雷嘆了口氣,認命接下任務。「所以,名字?」











  「巫塞爾。」我眼睛一亮(咦),「叫他巫塞爾!」







   【Read More】

2010.11.11 Thu 被遺落的夏日片段



介於七、八、九月間的記憶。







  『轟隆────────』

  「咪!」

  午後陣雨的響雷打得很近,毫不意外有隻小人立刻掩著耳朵縮了起來。

  但令人意外的是另一隻跟著縮起來的小人。

  「欸......你也怕打雷?」

  縮聳著肩跟小傢伙一起縮在角落的睡美人一臉驚恐。「可是、雷,不是應該很溫柔嗎?」








  「我回來了。」

  「回來啦,可以吃早......衣服破了?」

  轉頭檢視自己身上,才發現背心側邊開了很大一道口子。

  「啊......」恐怕是方才跟雲衛對練時給扯破的。

  「脫下來我幫你補,換件衣服先去吃早餐吧!」

  「真是非常抱歉,那就麻煩雷兄了。」

  晚間拿到縫補好絲毫看不出曾經破損也已洗淨的背心,上頭還有太陽留下來的味道。

  心裡有個影像揮之不去。

  小女孩開心地拉著他轉圈,他身上穿著她縫製的新衣,邊線有些扭曲不整。








  『扣扣扣』

  窗邊傳來清脆的幾聲敲響,緊接著是迅速的振翅聲。

  「嘿,是鳳寄的明信片!」

  我抽起夾在窗縫中有著湛藍海水的人類SIZE明信片,把頭探進小人們的起居室。

       『嗨各位,這是澎湖的雙心石滬,應該看過吧?七美
        這裡好熱。其實原本沒有要來這裡,只是有人不知
        怎麼迷路迷到船上,下了船就在這裡了。人生地不
        熟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能夠看的到我們的人,所以
        里雁在路邊拐來一隻貓咪載我們到處跑,明信片也
        是小花(嗯牠是花的)不知道從哪弄來的,等等小
        花還要幫我們寄,澎湖的貓咪都這麼厲害嗎?  
        快沒位置了,我們一切安好,逛完就會回台灣。   
                          鳳、里雁
                      10年夏、澎湖七美』

  明信片上的字也是人類SIZE,寫得有點歪,一角有小小的齒印,還有被啄破的痕跡。

  「七美,是很多羊的那裡?」

  「嗯。」去年夏天我帶大家去過。








  「小雞你穿這樣是要上哪去?」一身紅紅黑黑還一堆哩哩扣扣閃亮亮的飾品。

  「唔、去....去聽朋友的Live......」小雞一臉不太好意思地抓抓頭帶。

  「Live......?你朋友是歌手啊?」除了隔壁那隻鳥似乎沒怎麼聽小雞提起有其他朋友。

  「以前室友......後來聽說他好像組了樂團......」

  「他主唱?有沒有什麼不錯的作品啊下次推薦來聽聽吧~」

  「他、他是鼓手......欸冬、冬辰我要遲到了...回來再聊!」瞥見我身後的時鐘,小雞緊張地抓起一旁的包包,匆匆出了門。
  
  其實鮮少聽小雞提起以前的事,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他曾經有室友。








  「媽咪Q口Q~~~~媽咪~~~~~~~~Q口Q」小女孩哭喊著衝出MERO大門。

  怎麼了我的小蘿蔔Q口Q

  「蟲蟲Q口Q~~~夏夏的房間有蟲蟲Q口Q~~好大的蟲蟲好多蟲蟲夏夏怕怕Q口Q~~」小女孩緊抓著我的手指,另一手指著大開的門。

  然後我看見MERO PARK的還有還有歐吉桑在門口跳啊跳,還有一個巨大黑色不明物體在小蘿蔔鋪著綠色毯子的地上蠕動,而在巨大不明黑色物體的旁邊,還有更多小型黑色不明物體,遍佈整個房間。

  「媽咪幫夏夏趕蟲蟲Q口Q~~~」

  而我彷彿看到那巨大黑色不明物體的臉轉了過來『欸嘿』的對著我笑。

  幹~~~~~~這是哪種等級的驚悚畫面!!!!!!!!!!!!

  夏夏對不起媽咪也怕蟲蟲Q口Q~~~~~~~~~

  「夏夏不要回房間Q口Q夏夏要跟媽咪睡Q口Q」

  那有什麼問題夏夏可以每天晚上都跟媽咪睡Q口Q(夠了)

  結果小蘿蔔房裡滿地的驚悚物據說是讓英勇的歲仔跟阿雷給清掉了。


  (每次打開MERO看到那隻大SIZE的毛蟲都會想罵髒話到底誰設計的......要不是看在他有250珍珠的份上!!!!!!)








  「你又不睡覺了?」睡前不小心喝了太多的茶,我難得睡到一半起來跑廁所,卻發現壁櫥裡還透著光。

  「嗯。」貓頭也不回地敷衍我,目光仍舊盯在唯一的亮源上。

  只見他的手指滑著NB的控制區,白底螢幕上跳過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看小說?」字太小,我無法辨識。

  「嗯。」

  「欸你就不能回我點別的嘛不要只是嗯。」

  「......嗯。」

  ..............好吧這次多了幾個點。

  「快去睡吧,等會阿衛醒來又會唸你了。」

  「............」

  這次沒有聲音回應我了。




【Read More】

2010.11.07 Sun そんな状態で大丈夫か?





時間繼續接上篇,應該是大年初二。





  昨天中午倒下去就一覺到了隔天的睡美人又在吃早餐的時間醒過來。

  「醒了嗎?昨天什麼都沒吃到你應該更餓了吧?」昨個兒一整天都密切關注著睡美人有沒有醒來的阿雷一發現床上的人有動靜,立刻熱了一碗白粥端進來。

  床上的人看起來就剛開機一臉呆滯(噗),直到熱粥出現在他面前晃了好多下,睡美人才回過神來,將視線擺在熱粥上。

  大概是想起昨天的狀況,阿雷先將白粥擱在一旁的櫃子上,這回直接將矮桌拖到床旁,耐心等著睡美人將身體移動到床緣坐穩,才將食物放到他面前。

  「湯匙會用吧?」阿雷將銀色的湯匙遞給睡美人,卻不見後者伸出手來接,只看到睡美人慢動作似地直接接手伸向湯碗。

  「不會?」大概是肯定句。「不要用手你這樣會燙到...等等!」

  迅速將碗先推到睡美人摸不到的桌子一角,接著拉過椅子在他旁邊坐下,阿雷抓起睡美人右手腕,將湯匙擺進掌心中,然後握起。

  「這樣,用湯匙把稀飯舀起來吃,會嗎?」睡美人一直只有一號呆滯表情的臉似乎因為被搶走了食物而出現一點點怒氣。

  但右手被阿雷抓著,再怎麼急著想吃東西也得受制於人。

  兩隻重疊的手握著白瓷湯匙撈起煮得稀軟的米飯,稍微吹涼,阿雷緩緩引導睡美人將已經粥放到嘴邊。

  「兒子你這樣好像當初在教小梓...根本就是在教小孩吧!」小蘿蔔倒是連筷子都已經會用了。

  「你看他這樣子像會用湯匙嗎?剛剛還想直接抓。」噢現在搶著想吃又被阻止亂來的樣子倒得有點像海倫凱勒的橋段噗......

  兒子或許又被激起了母愛,耐心十足地教著,可惜母愛這種東西我大概這輩子很難有......(欸)

  「自己吃,可以嗎?要小心燙。」幾次後看睡美人應該是可以拿穩湯匙了,阿雷放開手讓睡美人自己來。

  手上的箝制鬆開了,睡美人用現在能辦到的最快速度將湯匙裡的粥送進嘴巴。

  「嗚!!!」立刻就被燙到的睡美人嚇得湯匙也掉了,撞到桌子還險些翻了碗。

  「就說了會燙......先別吃了嘴巴會受傷!阿娘你看著他我去拿水!」

  「欸你說得容易SIZE差這麼多我是要怎麼......」話還沒說完人已經衝了出去,我只好兩手各伸出兩指,一手壓著本來就沒什麼力掙扎起來毫無效果的睡美人,另一手小心把小桌子先推到一邊去。

  沒多久兒子就端了杯冷水回來,先餵給睡美人讓他紓解嘴裡的熱度,確定他可以自己捧著水杯,才轉身收拾掉落的湯匙和灑出來的粥。

  「你拿點不會燙的東西給他吧,他整個就像餓了幾百年一樣。」邊喝著水眼睛還是直盯著只剩下不到1/3食物的碗。

  「嗯,剛剛熱的稀飯現在應該涼了,我再去弄點來。」阿雷前腳才站起來準備踏出房間,卻聽到後面匡噹一聲。

  水杯掉在地上,杯子內所剩不多的水灑了一地,睡美人整個後仰大字型倒在床上。

  「..........」

  「..........」

  我跟兒子對看了一下,雖然心裡都已經有了底,兒子還是上前查看睡美人的狀況。

  「看來真的又睡著了。」



  所以說真的又關機了喔??!!

  一天只能開機三四個小時這主機該換了吧!!!!(不對啦)

  そんな状態で大丈夫か!!!!!!!!!!!(?)


  



【Read More】

2010.09.30 Thu 半日觀察日記





時間接續上篇








  隔天,睡美人在要吃早餐的時候醒了。

  原先還擔心因為不知道是哪來的罐子語言可能會不通,自稱被硬留下來照顧人(但我看他滿臉春風)的雷加嘗試性的用中文問了他些問題,雖然他都只會緩緩的點頭跟搖頭,看起來應該是聽得懂,遇到無法回答的問題就發呆,問到名字身家背景也只是嘴巴張了張,什麼都沒說。

  「我看,他不是在裝罐前就傻了,就是在罐子裡裝太久瘋了,再不然就是那一摔把他給摔癡呆了。」忙了好一陣子,雷加給了這麼一個答案。

  然後不意外地收到所有人的白眼。

  「幹麼這樣!我很認真的在……嗯?」衣角被人扯了一下。

  「啊……」睡美人的聲音像是久未得到滋潤的乾燥堅石互相摩擦那般沙啞。

  「欸……?」



  咕嚕嚕嚕嚕嚕嚕嚕……



  「噗哧。」房內的大家不禁莞爾,也不知道睡美人究竟被鎖在罐子裡多久,想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開了罐自然出現生理反應。

  「早飯已經準備好了,去吃吧!」阿雷開始催促眾人往飯廳移動。「你可以下床吃嗎?還是要幫你拿過來?」

  阿雷看向還呆在床上的睡美人,後者意識到說話的對象是自己,稍微歪了下頭,似乎在表示疑惑。

  「唔,聽的懂嗎?你要在這邊吃東西...」阿雷做了個吃東西的手勢。「還是去飯廳吃?」

  睡美人緩緩抬起頭來,伸出一隻手撐在床沿,被子下的腳動了動,慢慢地、慢慢地移出被子外。看著他貼在木製地板上的腳趾輕輕動了下,從指尖開始再來是腳踝,接著是膝蓋,然後慢慢往上。

  「小心!」才離開床板不到30公分的睡美人下一秒卻往地上栽去,早有防範的阿雷立刻伸手將他接住。

  「啊......嗯......」似乎也有點嚇到,攀著兒子肩膀的手看起來有些無力,睡美人皺著眉毛勉強擠出一點聲音。

  「阿雷看你幫他拿來好了...他看起來就沒辦法走的樣子。」我忍不住在旁出聲。

  阿雷點頭表示同意,正想移動時卻發現掛在身上的睡美人不肯放手。

  我看見他依舊在嘗試移動自己的腳,意外的固執啊。

  而阿雷也耐著性子陪他做著像是復健般的動作,讓他將上半身的重心放在自己身上,一點一點往前移動。

  即便是冬天,還是可以感覺到他們因為用力而在額際沁了一層薄汗,吃完早餐的其他人再度聚集到客房來,大家很有默契的停在門口,安靜看著努力中的兩人。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應該是久到原本吃飽的肚子又快要開始餓的時間,在我也吃飽發完紅包在回來房間時,睡美人終於可以不必靠阿雷的輔助自己跨出步伐,雖然依舊不穩......

  「啊───────────!!」

  「危險!」睡美人在眾人的驚呼中又再次往前跌,我下意識伸出手當他的肉墊。

  落在我掌心的重量很輕,我看著臉部朝下趴在掌中的小人,卻不見他有任何的反應。

  察覺到不對勁的雷加跑上前來,把人接了去。「欸............」

  「他,又睡著了。」































  

  ..............這是CPU使用過度自動關機模式嗎。










【Read More】